当前位置:foryears.com时尚我对陈冠希还是严重地存在幻想2016年8月5日
我对陈冠希还是严重地存在幻想2016年8月5日
2022-11-29

GQ:你恨过你爸爸吗?

陈冠希:把电脑拿去修。这也是我活这么大,最后悔的一件事。

GQ:刚才在消防通道抽烟时,你讲过13岁开始抽烟,那一年你的人生全改变了,发生了什么?

我,我想知道怎么成为一个绅士。我所得到的只有钱(没有一点陪伴吗)有时候有,我不能说他从来没有陪伴过我,但是并不是我想

告诉我不要相信任何人,不要依靠任何人。它告诉我,人生,你必须。做什么都好,一定要赚钱。你的兄弟会跟着你一生一

陈冠希:其实那件事发生以后,我有看《圣经》蛮多次。有一些人说陈冠希因为这个变成徒了,不是这样。我应该5、6岁在的时候,我已经是是徒了,我上的所有学校都是学校,每个周末都跟着妈妈姐姐去,每天都会。也许我暂时失去了与的联系,因为我又需要它了,那我又找到了它。

就是这样,我才讲,娱乐圈了我“失落的灵魂”,如果没有进娱乐圈,我就不会开CLOT,我就什么都没有了。

陈冠希:我的女朋友从第一天就支持我,非常支持我,她到现在也跟我在一起,感谢!那么多的事情发生,我觉得她是superwoman,她一直都支持我,如果没有她的支持,我不知道我敢不敢回来做那个记者会。

更加、冷静、关注细节和执行力。他是公司的吉祥物,他帅,穿什么都好看。我胖,老是在后面相电话,做无聊的事情。一般客

意,我会说我做品牌,零售,他的回答永远是“生意人”。

问:你为什么会信任这个女孩子?很多男人面对女人的时候会更多把自己藏起来,不敢太多敞开自己,怕这个女人了解自己太多而离开。

13岁,想成为的,那是hip-hop告诉我的。在,我可以去酒吧,我可以买酒,都不用假的ID卡,没有人问,没有人关心。我

陈:我的爸爸没有时间,我早上三四点钟回家,他不知道啊,他去了,新加坡,我家的工人也不会告诉他,你知道这个意思吧?

GQ:有什么人帮你走出来吗?女朋友?妈妈?还是什么人?

GQ:你长一副中国人的样子,想在好莱坞成为一个真的明星,也挺难的。

2007年有人跟他说,你儿子做hip-hop很强啊。他说,那你可以做hip-hop。有一天,我很印象深刻,他打电话给我:Edison,你的

“当时的谈话,如果被写出来,标题一定是说我们吵架了。”陈冠希说,“当时,我在美国已经待了好几个月,对于公司未来5年的计划,我已经想得很清楚。这是一次谈话,我跟所有人说,我信任你们,你们一定可以把这件事做好。我跟KP单独谈话,说兄弟我信任你,都交给你来做。”

问:她跟你妈妈像吗?

个人带我的电脑去修,然后他也要上庭,那个人就是龙哥。我很小的时候,12岁,我的爸爸邀请他做的司机,所以我每一天起来见到

陈:有那么多的女生说想做的女朋友,我更加不相信了。因为之前不是明星,也没有女朋友,突然现在是明星,就有很多女朋友?你喜欢我,只是喜欢我是个明星。我会站在镜子前,看着自己,想:女孩子真的喜欢我?有没有搞错?

GQ:想通什么了?

户都是我们俩个一起去见,然后他就闪了,我在后面跟进。

GQ:你很享受这一刻?

房子,不要开那个店了。这就是为什么我必须要成功!他说我会失败,那我一定要证明我不会失败,我反而可以做得很好!(伴随大

陈:之前我跟你说,我拍完了《愿望树》,然后有人卖掉我,我觉得这个地方出了问题。,一个像这样的城市,怎么还会有这么愚蠢的规则与游戏,我必须改变它,最好改变它的方法,就是先变得有名。

陈冠希:(想很久)我的妈妈不太喜欢说话,啊,没事啊没事啊,她会这样说。她很支持我,我也感觉到了,这对我很重要。但我觉得没有一个人说了什么,我就好了。我自己让自己好起来的,没有人能够帮助我好起来。没有人能够代替我。如果我不先原谅我自己的话,没有人可以原谅我。人要一个新阶段,非常,如果你仍然对你自己是谁都不满意的话,就走过不去。所以我的妈妈有跟我说话,我的爸爸有跟我说话,女朋友有跟我说话,所有的朋友有跟我说话,每一个人。应该是在2008年5、6月,我才真正的原谅我自己。

括ADIDAS、NIKE、…………

十几年前,国际学校的学生陈冠希和潘世亨就站在这些街道上。他们简直是活生生的陈浩南和山鸡。他们靠着栏杆抽烟,看漫画、打篮球,交换球鞋,听hip-hop音乐,有时候也自己唱。

陈冠希:我度过了非常的日子。最的时候,是2008年情人节。那时候我还没回来做记者会。因为我是外国人,所以那些照片对我来说,最开始的时候,是OHSHIT(轻微的惊讶),而不是OHSHIT!!()。我不知道那个严重的程度,那个故事是1月28号第一张照片出来,我1月30已经定了机票回跟妈妈一起过新年,所以有蛮多人说那个时候我是故意走,不是,一个艺人不可能两天以后说我要走,我已经半年前我跟我的经纪公司说我1月30号要去。然后我去美国跟我的女朋友住在一起。最困难是那个时候,我不知道在发生什么事情,我不敢去玩,我不敢去吃东西,我什么都不敢,我没有离开家两三个礼拜。我没有方向。我不知道事情会发展到什么程度。明天还有几张照片啊,我也不知道,我也不想知道。我不想醒来,我只想睡觉。

陈:他们也是一群怪怪的人。他们是Skater,我是hip-hop,我们穿得很像。他们是我在国际学校的同学,一般如果你是外国人

各取所需的伙伴关系。

尽管如此,CLOT公司的形象还是因此受到了影响。当时的之一是,CLOT在上海长乐的分店ACU关闭,股东TOMCHUNG撤资。一年过去了,陈冠希和KP都没有承认这个说法。

的女朋友今年刚刚21岁,她在美国,现在才可以买酒,才可以抽烟,当然她不会。在美国,你13岁不可以买酒,你还得等上8

GQ:你印象里,与父亲第一次不像父子谈话,而是像男人与男人之间的谈话,是什么时候?

GQ:你好有理想!

GQ:性、爱、钱、家庭,你怎么排序?

。这家名为CLOT的公司号称是“中国第一潮牌”,拥有自己的服装店、服装品牌、公关公司和演艺经纪公司,他人的客户名单包

我还想通了,我的生命结束了吗?没有。我的生活还在继续。在前5个月,我每天想的都是坏事,只有坏事。之后我去了LA,遇到电影制作人,他会说,哦,Edison,你是个很酷的家伙。哦,我感到还不错,我有了新朋友,我们一起吃晚饭吧,我又找到了自信。

GQ:你了解到父亲是谁了吗?

古惑仔的故事仍在上演。这个季节,一过晚上十二点,在兰桂坊和湾仔酒吧街,你能够见着很多这样的年纪的男孩子,他们一样穿着跟限量版的牛仔裤和球鞋,T恤和卫衣外套都是最时髦的款式。他们一手拎着酒瓶子,一手攥着快要抽完的香烟,在狭窄的石板街道上晃悠,有漂亮女孩子走过,就打量一番。更多的时候,他们什么也不干。

间属于潘世亨。他在自己的房间里想干什么干什么。这一天,他随便穿了一件别人送的格子衬衫,头发用啫喱水抓成时髦样子。有时

塔蹦极。可他打破脑袋也想不出,自己这辈子做过的最疯狂的事情是什么。他甚至在今年夏天戒了烟,“因为我喜欢的成功的人都不

这天,我们在铜锣湾一间大厦的十楼办公室里见到陈冠希和潘世亨。这块地方全加起来也就100平方米左右,除开吉隆坡和门店的员工之外,有十几名员工每天来这里上班。2008年初,陈冠希接手了10个广告代言。他每个月的日用花费是100万港币。他在歌里写,希望32岁退休。总之,成功在望,近乎完美。如果不发生“那件事”。

GQ:你的工作重心比率是怎样的?

陈冠希:想通了。

CLOT的衣服可以给我吗?什么?你想要我的衣服,我还以为你认为我一下会失败呢,现在你想要我的衣服?(摆出很惊讶的表情)

陈:第一次对爸爸有印象,是在一间饭店里,我不太记得他那时的样子,我记得我的感觉。哦,我的爸爸!回到之后我对

GQ:整件事情里,你最后悔的是什么?

这个每天都有游客用逛街购物打发时间的国际大都市,摩天大楼密得惊人,英语广告牌林立,上方闪耀着“是主”的霓虹灯。坊间却流传着小部落式的——被抓、嫁入豪门、了黄大仙家中、不听风水师的话大楼主管一半被双归啦……我们以为殖民力量将它全盘西化,谁想它牢守中式传统,那殖民力量甚至帮它抵挡了更铁碗的另一股力量。9岁那年仿佛空降于此的陈冠希,即使后来他将当成近之情怯的女朋友,他也不属于这里,他是“鬼佬”。

月7日,陈冠希的29岁生日刚刚过去,他的儿时好友,生意伙伴潘世亨并没有为他做什么特别的庆祝,甚至连精心挑选的礼物也没

陈冠希:我现在仍然觉得孤独。就好像,我是老板,他们总说,啊,老板啊,他很聪明,他很帅,什么什么什么。其实有很多时间,我也不知道应该干吗?那我应该问谁?对我的女朋友,有一些时间可以对她说我不开心很辛苦,不过我不可以天天发牢骚,那我就是个,我就太脆弱了。女人可不喜欢脆弱的男人。我现在的孤独,跟之前的孤独当然不一样。以前是小孩子迷茫,现在是一个男人的那种孤独。既是个礼物,也是个。有好也有坏。

,他是个有艺术家脾气和远见的人,经常有很多天马行空的疯狂创意。在潘世亨的印象里,陈冠希做过最疯狂的事情就是去澳门观光

陈冠希:现在也恨。我很喜欢自己,我为自己感到欣慰,可我不对这个世界感到欣慰。这个世界已经全变了,重要的只有钱。不关心朋友,不关心爱。这不是个很好的世界,我要钱,钱钱钱。从特蕾莎嬷嬷死掉了以后,这个世界就没有真正的,她一块钱都不要,给全世界看一个应该怎么去做。她死掉了以后,你看新闻,有什么是好新闻?都是死,浪费钱,金融海啸,没有好的事。我很小的时候觉得,特蕾莎嬷嬷啊,她真棒啊!为什么现在新闻没有一种好的?现在有一些人,好像是特蕾莎嬷嬷,可是他们的银行里,有很多钱啊,都不一样。

上一颗又一颗施华洛奇水钻,方便全天穿着。“我们24小时工作的人。”他说。

陈:(沉默很久)那时候我试图来寻找爸爸,找了4年。我不是仅仅见到他,认识他,我还想知道,从他身上知道,怎么成为一个男

。他从来没有问过我要不要跟他一起做“生意”,他不想我跟他做,还是他有秘密,我不知道,什么也不知道。如果你问我做什么生

一直到今天,CLOT的员工,也不是所有人都能够坦然谈论“??门事件”。了们大多以“那件事”来指代这次风波。

,他会对头窗户玻璃拨拨头发。玻璃外面是维多利亚公园,再十分钟,就是铜锣湾,CLOT旗下的服装店JUICE就开在那

陈冠希将街头品牌CLOT视为“中国街头文化多米诺骨牌的第一张牌”。这个有5年历史的潮牌曾经是他迷茫时的微光,也成

所以我是个没有方向的小孩,在这个城市变成一个……游荡的灵魂,我不知道我的生活将会往哪里去。

一个是梦想家,一个是经理人。2009年春夏,CLOT推出了陈冠希设计的“THECOLOROFEMOTION”系列服装,以蓝、黄、黑、绿、红五款颜色主打,每种颜色代表当天的心情,供搭配穿着。这个创意在推出市场之前遭到潘世亨的反对。

陈冠希:那个时候我不知道生活到底有什么意思。我没有真正的想过,从来没想过,我也不是型人格,但我不明白,为什么?为什么是我?是我真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?我觉得目前为止,我人生的最大财富就是没有变疯,没有。如果其他人也像我一样遇到过这么多SHIT,早就辞职、疯了,或者。

一个梦想家和一个经理人

GQ:为什么?

人。我应该去了解我的爸爸是谁。每一在我都哭,我的妈妈也哭,她不希望我回到,因为我从小跟在她身边。那个时候,很

抽烟”“我从小就乖,也不打架,都是被别人。后来慢慢就知道,认识人的人,我就不会被了。”和陈冠希比,潘世亨

GQ:你希望以什么样的方式死去?

陈:35%CLOT、35%CM、20%我自己的生活、10%真正去拍电影。

世,永远。失去了家庭,没关系,你有兄弟。

的朋友都丢掉了,全部的朋友都是爸爸的朋友,阿姨、叔叔,我上学的时候,比较害羞,也不知道怎么去认识一些新的朋友,也不知

问:到底该怎么做个绅士?

陈冠希的忙碌不在潘世亨之下。他甚至为自己的服装品牌设计了一个最新的系列:“从黄昏到黎明”。他在运动外套的拉链上缀

学校,然后龙哥给我们烟抽,被拍下来,哈哈,我说他是爸爸的样子,因为好象他看着我,陪我长大,我每个开心不开心的事情,他

潘世亨父母离异,父亲是一家美资建筑公司的职业经理人,长年出差在外。当年,他家住在渣甸山,陈冠希住在中环,他去过陈冠希家,被他家漫画书之多给惊着了。不过他最羡慕的,是陈冠希能够在13岁的时候就拥有一部摩托罗拉蜂窝手提电话——他不知道,陈冠希在13岁这一年,还拥有了另外一样东西——至今都没有戒掉的烟瘾。

陈:第一次跟我的爸爸像男人的对话,也就去年、今年。他之前会给我一些,都很疯狂,比如说,你不要做hip-hop音乐,你应

【CLOT与“那件事”】

都在。爸爸不会认识我的朋友啊,不过龙哥,在我生命中的每一个人,每个朋友、女朋友,他都认识,如果他现在在,他会坐在

陈:有一个很好笑的故事。我16岁的时候在国际学校,我第一次上封面,为什么我会上封面呢?是因为谢霆锋跟我一个

谁也没想到陈冠希的故事会是一个励志片。不过,就算这桩哥们儿的生意是个《无间道》,他是陈永仁,潘世亨也不见得是刘健明。他们各有自己的命运,一切尚未分晓。

2009年冬天,陈冠希29岁,潘世亨28岁。假使真要在这么年轻的时候就回忆往事,那么画面简直就跟歌里唱的一模一样。至少,在陈冠希的记忆里,这不是一段阳光灿烂的日了,倒更像《阿飞正传》或者《美国往事》。

道发生什么事情,我觉得挺没安全感。

至于未来,现在的未来和16岁时候的未来一样,说不准,也许有一天,他们会把CLOT的生意卖掉,只要价钱合适。也许有一天,他们不再是合作伙伴,陈冠希继续做他的艺人,KP继续做他的生意。他们不愿意长大,但谁也不可能永远18岁。不过,这些寂寞长大的小孩,他们已会了一件事——“靠自己是很难的,有时候也会觉得自己很SHIT,但是你还是要继续做下去。”

陈冠希:我们在国际学校的时候,非常熟,然后同一年我去美国,他也去美国,在那个时候,我们已经变成了不太熟的一般朋友,我回到的时候,他忙我也忙,所以没有之前的那个感觉了,真的。但是如果他需要什么帮忙,我一定会帮。因为,就算在生命中的最后一天,他也是我的朋友。因为我们生命中最的时光,就是我们年轻的时候,我牢记这些,我永远都不会忘记。

“艳照门”事件后,我们自认为或多或少了解陈冠希,因为看到一些隐秘的东西,仿佛了解得更多。可是我们从未了解到那种命运唏嘘之感。这个马上30岁的青年,盖棺为时尚早,可那几十个年头足以构成一部精彩港片的脚本——

陈:我非常非常享受。不是因为我恨我的爸爸,我爱我爸爸,但我想他相信我。

“我们是兄弟,但是每天下班回家也要为工作争执,后来我们都搬出去住,情况就好多了。我从娱乐圈学到了这个道理——我爱

陈:没有,哦,不对,有的,有一个人叫龙哥,不是成龙,龙哥好像“那个人”他也说他是我爸爸,你知道,去年的那个故事,有一

陈:想过。我很可能已经死了。因为我太喜欢hip-hop了,常常说啊,毒品啊。可是我喜欢。好像我的女朋友,我不在的时候,我会想她,回来的时候,我会很紧张啊,不知道会对我怎么样。我去纽约、东京的时候,不会有那个感觉,我喜欢那些城市,但是没有一个真正与我有关系,假如有一天,纽约陷落,我也不会无家可归,可是不同,是我的家,我爱我的家。就好象,当女朋友问我,你为什么爱我?我没有办法回答,我就是爱。

陈冠希:我恨过我爸爸,我恨过我妈妈,我两个都有,在不同的时间。不过那个时候,我年轻不懂,现在我29岁了,我非常明白他们之前为什么这样做,为什么他们要骂我。我觉得每个人都有一段时间,会不喜欢他们的爸爸妈妈。不过,现在我没有,现在真的没有,我希望他们开心,甚至我觉得,如果他们不开心,是因为我做错了什么,所以我希望我可以努力一点做好我要做的事情,希望我是他们的骄傲。

生意就是生意。这是一种以目标为导向的关系,因此不需要注意礼仪小节,也不用小心翼翼地揣测对方的感觉。2009年10

陈:我自己也不太清楚,真的,其实是一个很小的地方,我会在内地工作,我会在台北工作,我会在新加坡工作,我会在马来西亚工作,我会在美国工作。娱乐圈,我会在幕后工作,我做制片人,这是一定的。已经确定三部电影,一部稿笑片、一部鬼片、一部警匪片。我会不会在镜头前真正演一部电影,还是唱一首歌,我不知道,我现在也没确定。有时候想,有时候不想,我是天秤座啊。

这个人蛮有兴趣,那个人是个什么人呢?为什么他是我的爸爸?我也是男孩子。你知道,我在,一个妈妈,两个姐姐,全是女

们谈的也是商业计划和公司发展。偶尔,他们会一起吃晚饭或者泡酒吧,但都是为了见客户。

年。可我13岁的时候,走进7-11买酒,虽然不是买伏特加,但我买果味烈酒,可我才13岁。我不想去学校,星期五,我们干吗?嘿,

冠希愿意略微谈谈:

GQ:你恨过这个世界吗?

GQ:“艳照门”事件,对你算个“教训”吗?

陈冠希:这就是方式。整个事情闹这么大,有警方,有各部门,一定要一个人说,这就是那个,然后事情才可以平息。好,没问题,我就来当那个。可我真是个吗?我不是。人们只是需要一个。

GQ:那段日子,你是怎么抗过来的?

GQ:如果陈冠希的故事要拍成电影,你觉得该由谁演你?

GQ:你原来和谢霆锋是好朋友,现在呢?

陈冠希:我相信,我也相信我自己是。我可以掌握我的命运,我是我自己命运的。我不相信命运。我的爸爸很喜欢这些,我几岁死,我的老婆是谁,他常常告诉我去问他们,我从来不去,我不需要。我自己掌握我的命运,不由任何其他人掌握。我相信,我相信控制着世界,但是在此之上,你仍然需要一个更高的“”,那就是自己。

“我已经不喜欢玩了。”潘世亨说:“这5年来,我每天都在想工作的事情。一天不工作,我就觉得不爽。”

我们坐在君悦酒店的大堂吧里。也在这儿,陈冠希接下他的第一部电影《特警新人类2》,他仍记得一圈人他在酒店花园摆出造作的姿势拍照,那时候他腼腆、青涩、任人。他讲起这个故事,还有许多其他故事,手在空中挥舞,流露出鄙薄、惊诧或者的表情,时不常还玩“角色扮演”,仿佛在讲述一个也叫“陈冠希”的其他人的故事。对父亲的情感、女人的态度,以及“那件事”,他提出讲英文,“怕说错”。他用另一种语言才能更顺畅表达自己,同时,这种语言的转换好象引他进入到一个隐秘的小世界,那里他感到安全、更加诚恳。

2009年5月20日,这一天是陈冠希和潘世亨共同创立的CLOT集团的5周年纪念日。这一天,他俩虽然没有一起度过,不过

GQ:你想过吗?

“别人觉我像他的影子。我很不开心,朋友之间也有竞争”他说,“不过一来,我还是爱我的工作。”

陈:大姐是一个很凶的女人,有想法,喜欢就是喜欢,少废话那一种。二是是个比较反叛的女孩,跟我有点像。现在我跟大姐、二姐都一样熟。

陈:不要许多条,一条就够了,尊重,永远尊重,如果你尊重你的女人,你爱她,如果你尊重你的女人,你永远不会她,如果你尊重你的女人,你会为她开门,如果你尊重你的女人,你会为她拉开椅子。仅仅是尊重,没有尊重就什么都没有。我觉得,尊重是很多中国人忽视了的,爱不是个游戏。

我不相信我是个,我不是个。不能说,我愿意说出想法,告诉你我的真情实感,我就是个。做坏事,我没有做坏事。我去年5月到8月的时候,我已经想好,我不一定非要当个艺人,我不一定要拍电影啊,我也可以开心的,我有自己的公司,谢谢。你卖了我,我去日本,开了CLOT,如果我没有CLOT,我完了,我什么都没有,什么都没有!所以我很开心,我觉得幸运,我还有些属于我的东西。人们仍然喜欢CLOT。

陈:有两个答案。如果不考虑我亲人的感受,我想要被人杀掉,不管什么方式,在街上被枪杀,或者我老到不行,躺在医院,有人拔掉了我的氧气。可能听上去有点傻。我不认为那些传奇人物会自然死去。我希望自己是个传奇人物,我希望我的死亡,也是我故事的一部分。如果我躺在床上老死,那故事就不有趣了。如果考虑到家人感受,我还是自然死亡吧。

截至目前,他们已经认识了有14年了。眼下,陈冠希是COLT的CEO兼创意总监,潘世亨是市场总监,两人各占50%的股份

陈:在这之前,我拍一部电影叫《愿望树》。在记者会上,有一个记者问我,昨天有一个人买掉你的合约了?我说:。后来我问经纪人,他说,是啊,昨天我们把你的合同卖给了林建岳。我很不开心。你说卖我就卖我啊,我呢?我是一个人,我跟经纪人说,你起码应该跟告诉我吧,他说那是我自己公司,我不要告诉你。我在想,他说得对,因为我跟你签了约,好,行,你们娱乐圈是这样子的啊!我不知道啊。我现在有钱赚,哪天有个更有赚的人,就没有陈冠希这个人了。没有完全感,我没办法掌握自己的命运。所以那个时候很不开心,我很失落,你知道吗?今天我是你的,明天我是他的,后在我又成为其他人的?还有,你卖掉那个公司,你赚钱了,那我的呢?那个时候,我觉得所谓艺人,其实不太幸运,当个演员没什么好的,当个歌手没什么好的,当个名人也没有好的。地,你卖了我,我就离开!你找不到我。我就去了东京,三四个月,回来开了JUICE。

“我们已经不说心事了”。潘世亨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说。这是CLOT唯一的两间办公室中的一间。一间属于陈冠希,一

陈:其实真的没有,真的。我不知道该怎样追她们,我太尊重她们了,因为我的妈妈、姐姐教我对女性温柔些。我也分不清我是想跟她们交往还是只是做个朋友。如果我是真的喜欢一个女孩,我会很害羞。所以有很多人都说,你从小到现在,都有蛮多女朋友的阿?NO!我年轻时没有很多女朋友。

,你跟外国人玩,如果你是中国人,你跟中国人玩,因为我在中间,我两帮都玩,你是我的朋友,他也是我的朋友。每一边都有二三

说起第一次抵达,陈冠希将手臂抬高,重重落下,劈开空气:“那年我9岁,那时机场在九龙那里。我之前没有看过那个画面,我整个生命也没有过那个感觉。你是飞进这个城市,而不是在城市上空飞。机场就在城市中间,你的飞机掠过高楼,插进城市中心,好象直接坠落一样。”

搜狐不良信息举报邮箱:

幅度手势)

陈冠希:我吸取了教训。但我到现在也不明白,为什么我是那个,我至今也不明白。我到底学到了什么?我在离开时学到了不少,在那件事发生时,我怎么也想不明白,为什么我是个,我什么也没学到。人们总是说EdisonEdisonEdisonEdison,陈冠希陈冠希陈冠希陈冠希陈冠希,最坏是陈冠希。太奇怪了。的说,最贱这个男孩就是陈冠希。可是我转到我自己的状况,我去年损失了好多钱!我甚至离开了我的家!我是那个?!(激动)到现在我也不太懂,我也学不到什么东西。

他面庞清晰,身材瘦小,体格健壮。他的嘴角透出自负的神情,眼睛里包含着热望和倔强。他还没出生时,父亲就缺席。为了寻找父亲,他只身前往那个本不属于他的城市,将那里当作家。他找到的是钱、、,和父子间微妙的隔阂与竞争。他还找到了暂且取代父亲的老司机、好象“少年”的兄弟,最终他们有的弃他而去,有的吞枪。他被女人包围着长大,了解女人,与她们亲近,却因为缺乏信任将她们抛弃。他一次次冲进命运的烂泥塘,被按倒在里面,在泥沼里打滚:9岁寻找失落的家庭,13岁放弃,迷恋Hip-Hop,想当;19岁抓住娱乐圈这根稻草,停靠“失落的灵魂”,23岁被游戏规则,远走他乡;24岁建立自己的生意,以为不会被任何人夺走,28岁身陷艳照丑闻。

“当时我就坐在这间办公室里,突然,电话开始哒哒哒疯狂地响。”潘世亨说。2008年农历新年,对于他和陈冠希来说都是难忘的黑洞。他们没一个知道怎么处理。

GQ:做着艺人,为什么还要开潮店,做CLOT品牌?

GQ:之前我们请求采访你的父亲,你说这使你进入一个两难的境地,父亲并不了解你的成长,为什么会这样讲?

【兄弟间的生意】

儿。

陈:现在我有蛮多朋友,六七十人,有好多女孩子,为什么是这样,是因为我小的时候,有三个女人在我身边,我对她们感到亲近,我信任她们,我的好多原则,是从我妈妈来的:比如,对女人好一些,有教养,做个绅士。我妈妈非常温和慈祥,内心又很强悍,如果他不强悍,我们三个怎么活得下来?她很瘦小,但充满力量。她一边工作一边做一个传统的妈妈,我很她。

深刻。因为我每一天都跟我两个姐姐说:我要去!她们就说不要不要。我妈妈说,你自己决定吧。9岁那年我就搬来。

GQ:女朋友一直陪着你?

陈:其实这是很中国人的想法。如果我没有每一件事情跟她说,她不会了解我,然后她不可以帮我。比如去年那件事,我们正是互相了解,才互相支持。她不喜欢听我的歌,看我的电影,我非常开心,因为她爱的是我,不是那个明星。

他,我要去玩,他也跟我去玩,我做错什么事情,他会说下次不要这样子了,他嘻嘻哈哈好象一个朋友,他也会告诉我生命的道理。

不过,陈冠希和潘世亨已经跟他们完全不一样了。

问:姐姐呢?

GQ:“??门”之后,你说暂时退出娱乐圈?现在什么打算?

2005年,被英皇后,陈冠希自己做词,推出Hip-Hop专辑《让我再次介绍我自己》。他写下:“三年冠希到底去了哪里?问我不如先让英皇告诉你。通常被雪藏的歌手会哭泣,选择逃避,可我没放弃”,“这是第一幕,已经比你快三步我不会重复,总之唱片公司已经属于我,时装品牌归我,潮流听我,不理也是我”,“唱片公司、老大、大企业家,都给我吃屎去吧,冒牌老千都得害怕,因为陈冠希终于回来啦”……这种坦率真实、喜怒形于色,足够许多人。

【父亲】

GQ:你们怎么坏了?

设置首页-搜狗输入法-支付中心-搜狐招聘-广告服务-客服中心-联系方式-隐私权-AboutSOHU-公司介绍-网站地图-全部新闻-全部博文

从2月到8月,在陈冠希飞赴美国的半年里,KP一直处理公司业务。“2008年,PR的业务减少了。衣服受的影响不大,人员不但没有减少,还在2009年增加了三四个人手。”

陈:抽烟喝酒,那时候我才13岁,有很多电影对我有影响,比如《街区男孩》、《BoyzNtheHood》、《杀手》……说真的,我

陈:是阿,我知道。我人生最大的梦想,是希望界范围内都有影响力,然后影响甚至整个中国。如果我仅仅就是想进入好莱坞,拍点电影,挣点钱,出点名,那我会去拍很多武打片,因为中国人拍武打片最容易红,美国都哦——啊——哦。我不想拍,我不是打星,我是个演员,我要“演”,我不要“打”。我去美国拍电影其实是体验,当我回到,真正做一个制作人,我可以用美国拍电影的方式来拍。如果我的电影成功,会有人来仿效我的方式,这样我可以改变整个文化。

大和美国度过。他和潘世亨好几个月才能见一次面,连电话都很少打,大多数情况下,他们用电子邮件和MSN联系。就算见面,他

“我早知道,兄弟不是一生一世的,钱是一定要赚的。”陈冠希坐在湾仔君悦酒店的大堂里说,“我书读得很好,13岁以前每门课都是A,数学最好,以前我不知道是为什么,现在我知道了,因为我最爱钱啊!”

问:你妈妈是怎样的女人?

十人,我是核心人物,非常核心,嘿嘿嘿,然后因为我们很坏,整个学校的人都会说:啊,他们好酷,我想跟他们混到一起。

2003年5月30日,陈冠希和KP在铜锣湾百德新街一栋大厦的二楼开设了自己的潮流店JUICE,售卖一些代理的潮流品牌服饰,包括VisVim,Nike,Subware,Recom等。还包括CLOT和一些国际著名品牌联手推出的限量产品——所有合作限量产品,销售率达到95%。

陈:如果要真正地告诉你,我从小到现在,即使是今天,我问我的爸爸,你的工作是什么?他会说:我是生意人。“生意人”,好吧

陈冠希:爱和家庭一样,之后是钱,最后是性。

该做一些流行的歌曲,没有人会喜欢你的歌。我对他说,我要开一个自己的品牌,他就说过两年你一会失败,你应该用那些钱去买个

陈冠希:同一个,没有变过。我是男人,这个世界男人喜欢性,也需要爱。我不能说,在那件事之前,我喜欢性胜过爱情,现在我更相信爱情,不怎么喜欢性了,我不能这样说。那件事对我来说,并不是一个性事,而是私事,是偷窃。对其他人说,是性事。但对我,是对我隐私的。我不用再看那些照片了,我已经知道那些照片是什么,那些照片这对我来说不是性,而是反性。

如今,要说陈冠希和潘世亨像是唐-吉诃德和桑丘,恐怕他俩谁也不会同意。5年的时间过去了,这对高中同学之间已经是一种

问:你进娱乐圈之后?

【那件事】

问:你在高中“少年”时,有很多女朋友吧?

…………

陈:如果真要拍陈冠希的电影,应该在20到25年以后,那个人还没有出生呢。如果在现在的娱乐圈要选一个人,应该是梁吧。因为他的演技够好。

在美国我很喜欢去美国7-11去买东西,我很喜欢自己在家整理家,我不知道为什么?我之前没有这样。我想为什么我喜欢这些呢?因为这才是生活。我做一个艺人,常常在一个棚子里,经纪人总说,不要给人看到,快点回家,不可以去玩啊,你吃饭不要跟别的女孩在一起啊。那我到底可以干什么呢?

陈冠希的CLOT创业史

为他人生低谷时的倚靠,现在,他和他兄弟在这里丈量成长与友谊。

首谈父亲,以及成长历程。

陈:有人说像,我不知道,因为我一定不会看我的女朋友像我妈妈。她是那种看上去什么都无所谓的样子,总是很开心,但是如果你了解她,也会知道她的不开心。

这里,他也会认识你,他会拿你的电话,到了的时候,他会打电话给你,他很好玩的。

陈:(沉默很久)在我生命里面我看到很多。比如有一个的家庭。我很小的时候不懂事,我也错过很多次,我也因为这个错受到过。我之前的女朋友有跟别人在一起,那时我感到非常的不好,为什么会这是样?我觉得真正爱一个人,你就应该告诉她,如果你就是想玩,也应该告诉她。

GQ:为什么会恨妈妈呢?

GQ:你总该知道他是做什么的吧?

GQ:改变整个文化?

象的那么多。也许我想要的太多?那时候,我恨我的家庭,我的家庭烂透了,我喜欢hip-hgo变成了我的爸爸,变成了我的妈妈。它

GQ:你会不会常常有种宿命感……

陈:我来,我的爸爸给我很多钱,因为他没有太多时间陪我。我常常问:我们这个礼拜做什么?他说:我没有时间,钱。

GQ:你有什么“第一次”跟龙哥一起做的?

【陈冠希:没有我的,使我更强壮】

“我们都是单亲家庭,家里都不太管我们,放学了也没地方去,慢慢就混熟了。”潘世亨说。

GQ:爸爸不知道吗?

【女人】

有,他只是随便在一张贺卡上写了一句“happybirthday”,然后寄到美国去。自从“??门”事件后,陈冠希大部分时间都在加拿

有一段时间,陈冠希和潘世亨因为公司业务来往密切,他们甚至租住在同一所公寓里。关于这段生涯,潘世亨语焉不祥,倒是陈

GQ:现在你有生意团队,有自己的朋友,有女朋友,还会有小时候的失落和孤独感吗?

那今年,我学到,谁是我的真朋友,谁是我的假朋友。学到……其实做一个人,更简单。学到,钱不代表一切,我仍然很爱钱啊,可是钱不代表一切。我在,一个月可以用100万,我在美国,几万块,我更快乐了。为什么会这样呢?我花得更少,我却更快乐了?为什么?我以前学到的不是这样啊。我重新在想生命,我的生命到底该如何去过?是钱让我快乐?还是爱让我快乐?爱让我快乐。所有的爱,家庭之爱,情人之爱,兄弟之爱,陌生人与陌生人之间的爱。

陈:我出生在,身边有妈妈和两个姐姐,印象里从来没有见过爸爸。我都不记得他是不是去看过我们。

GQ:你的童年是不是从来就没有找到过父亲,有其他人填补了这个形象吗?

为什么这个世界不喜欢陈冠希?他的朋友们或许不能提供最好的答案。马杰克,一个生活在的美国人,认识陈冠希快20年,他们合作最久的是一个街头电视节目,陈冠希担任主持嘉宾,“其他艺人顾及到形象不肯答应,Edison觉得自嘲一下,幽默一点,没什么不好。”潘世亨,陈冠希的高中同学,曾经跟在身后的“小弟”,现在陈冠希自创街头品牌CLOT公司的唯一合伙人,与陈冠希经历着既竞争又相濡以沫的兄弟情谊,维系他们友谊的核心,是“Edison有义气,肯为朋友做任何事。”DJTOMMY,陈冠希唱片公司CMD的另外一位合伙人,一边感叹陈冠希仍用Hip-Hop讥讽显得有些落寞,Hip-Hop的反叛意味在被剔除无几,仅存娱乐,一边疑惑:“为什么人们不喜欢陈冠希?也许因为他脾气不太好吧。”他们的之词,勾勒出这样一个陈冠希:他太坦率真实,过分喜怒形于色。

问:你生命中被过吗?

陈冠希:很简单的,不要说太多。我的家庭有太多秘密。只有一个人不知道那些秘密,那个人就是我。你懂那个意思吗?有十个秘密,有两个我知道,有十个他们都知道,为什么?如果那个人不跟我说,你应该跟我说吧。所以,我那个时候,我说,我恨你!为什么不告诉我?不过现在我明白,为什么他们不告诉我。

让我们去party吧!我的生活简直下了。

陈:女朋友。

陈:因为这里是我的家。是我的家,中国人是我的。有人在美国问我,你是什么人?我说中国人,那你为什么可以说这么好的英语。我生在,那你是人,不,我是中国人。你明白我的意思?所以去年,那件事发生后,我也觉得很受,因为我不能回家,我的家对我说,你必须得走。所以,如果我可以梦想成真,做到我能做的,下一个陈冠希,可以赚很多钱,可以很开心,可以建立工会,可以让很多人有支票领。这不是我为自己,是为下一个时代,我真是这样想。

可是陈冠希不明白:“你为什么不喜欢我。你应该喜欢我做我自己啊!如果我是记者,碰到一个好象我的人,我会啪啪啪鼓掌。的记者,全部都装模做样,我说实话,只有我一个说实话,他们就说我是个?哇哦!”

问:你现在的生活、家人、女朋友,哪个离你更近?

GQ:你有没有想过,如果你压根儿就没有回,一直在长大,你的生活会完全不一样?

他前三十个年头的命运关键词可以这样概括:父亲、Hip-Hop、娱乐圈、女人、被他笼统称为“那件事”的“艳照门”事件,以及CLOT。

当他站在一间废弃厂房的消防通道里,用力将捻灭在一只红牛罐子上,也会感慨命运捉弄,为什么是我。可是一转眼,他又会将挑战视为最珍贵的东西,“没有我的,使我更强壮。”消防通道灰墙的阴影着他,以至于唯一能辨认得出的是微微发光的和两只眼睛,其余的部分被了。他像是一场大火的,像块远远没有烧透的碳,若是碰碰它,便又燃烧起来。

…………

GQ:都是些什么样的兄弟啊?

GQ:你第一次对父亲有印象是什么时候?

2008年8月,陈冠希从美国飞回。在7天时间里,他往返于酒店、局和律师事务所。最后一天晚上,这位老板终于出现在CLOT的办公室。

好像我今天给你说的那首歌,我想要赚很多钱。对我的家庭来说,钱不重要,是他们舒服不舒服对我来说很重要,如果他们一定要一个很大的房子,我的儿子要上一个非常好的大学,然后我的老婆应该住在一个比较好的房子里,需要什么啊?需要钱。不是我想要钱,是因为我所想要的,都需要钱。

如果陈冠希和潘世亨的搭档算是个摇滚乐队的话,他们一个像是主音歌手,一个像是制作人。陈冠希负责所有产品的设计和发行

【娱乐圈】

GQ:之后你成了徒?

你,但是你还是不能拍这部电影。生意就是生意,兄弟就是兄弟。没有永远的商业伙伴,但义气是永远的。”

等我离开了,离开了娱乐圈,我学到蛮多的东西。做个人,做个普通人,真好。可以享受生活中很小的乐趣,不要,不要自大。之前我家有工人,我总说,帮我烫衣服啊,三分钟,你帮我烫,三分钟回来,还没烫好,啊啦啊啦啊啦大吼。这一年半,我自己在家烫衣服,三分钟不可以烫好,原来我真是个。可是,烫衣服,不错啊,很好玩,真的在做一个人,不是一个什么明星。如果没有那件事,我35岁会变成个自大狂,根本不知道外面在发生什么,不懂得生活。我很高兴有机会能够想一想,什么是人生,什么是生活。

“我9岁从回。15岁认识KP。他比我小一个年级。在国际学校,我有很多朋友,中国人和外国人都有。我已经是老大了。KP跟着我,帮忙做了很多事情。他很想成为我们的一员。我们抽烟、喝酒。凌晨三四点回到家,发现爸爸还是没回家,家里还是没有人。”

2009年,CLOT在马亚西亚吉隆坡开了JUICE分店。2009年12月5日,JUICE上海分店开幕礼暨CLOT五周年庆祝派对在上海巨鹿举行。明年年初,JUICE台北分店即将开张。“到2012年,我们在全球会有18-25家店。”陈冠希说。